夹道夹道

夹道
  紫禁城出版社在故宫东墙内,一溜几排小房紧贴高大的灰砖墙,每排小房都形成一个小小的院落,房小院也小。砖墙底宽上窄,略显倾斜,高耸如山,透着一股威严。  小房的西侧红墙如堵,不见错落。中间只留下窄窄一个夹道,俩人若骑车相对而行,必须小心翼翼,否则有碰撞之虞。每次去出版社我都会先在屋外面站一会儿,欣赏这喧嚣城市中难见的一景,享受不必花销的快乐。  走时也是这样,尤其是夹道远处有人过来,不管走路还是骑车,我都会呆看。人间美景活动起来,煞是好看,无须导演,天天自然发生,一天一幕,是重复,又不是重复。在這重复中,六百年来上演多少人间悲喜剧。我只是一个过客,能看、能听、能想,感官健全、心境放松,套用宋人赵希鹄的话:“所谓受用清福,孰有逾此者乎?”  降低要求,快乐则至,烦恼都来自要求过高。紫禁城中,未必太和殿宝座上的人最幸福,夹道旁边的下人一生没见过皇帝也未必就不幸福,起码没有“伴君如伴虎”的担心。夹道窄,必定皇帝不走,大官也不走;小民走走,最多就是个磕碰,连皮肉都不会伤。境地决定追求,追求决定快乐。  故宫里随便一处都是美景,夹道的尽头可以瞥见半个角楼。走时冬日的余晖尽照角楼之上,视觉上留有一丝暖意;红墙处在阴影之中,多了一份凝重;灰砖小房不言不语,恰如其分地表明自己的地位;夹道则是三者的沟通,无论身份高低,都是世事沧桑的见证。  (彼岸花开摘自人民文学出版社《马未都说·厕上篇》一书)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