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入侵》主创二人组,还将带来恐怖《午夜弥撒》《鬼入侵》主创二人组,还将带来恐怖《午夜弥撒》

《鬼入侵》主创二人组,还将带来恐怖《午夜弥撒》
邵梓恒去年,Netflix推出的恐怖剧集《鬼入侵》大获成功,被剧迷称为“恐怖版《我们这一天》”。Netflix很快很剧集主迈克·弗拉纳根与崔佛·梅西签下多年全面合约,两人合作开发的剧集只能在Netflix独家上线,但电影作品则不受此限制。除了《鬼入侵》第二季,Netflix还将与迈克·弗拉纳根与崔佛·梅西合作推出《午夜弥撒》的全新恐怖剧集。据外媒报道,《午夜弥撒》共设7集,故事发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岛上,一位富有魅力的年轻牧师来到岛上后,就出现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迈克·弗拉纳根与崔佛·梅西将担任该系列每一集的导演及执行制片。此外,《鬼入侵》第二季也在顺利开发中。第一季改编自雪莉·杰克逊同名经典小说,讲述在美国最有名的鬼屋希尔山庄中长大的五个兄弟姐妹的故事。第二季故事改编自亨利·詹姆斯的著作《豪门幽魂》,以英国鬼屋布莱庄园为背景。这部发表于1898年的短篇以炉边鬼故事的方式描述了英国艾克塞斯郡一名家庭女教师的经历,她被一位贵族雇佣到布莱庄园担任一对兄妹的家庭教师,却在豪宅内看见一男一女的鬼祟身影。奇怪的是,除了她以外,其他仆人皆称没有看到鬼魂。她怀疑是前任女教师和男管家的邪恶鬼魂控制着两个孩子。虽然还没公布卡司,但迈克·弗拉纳根一向喜欢使用合作过的演员,首季演员有可能再度出演。

在人间赶路在人间赶路

在人间赶路
  我的祖父曾经告诉我,他一辈子经历过很多不幸,其中最大的一桩,就是直到晚年才迎来真正的五谷丰登。相比年轻时的兵荒马乱,来日无多的人间光阴才是最要命的东西。我大致理解他:在他的朋友中,有人牙齿坏了才第一次吃上苹果,有人眼睛看不见了儿孙才买来电视机——这世上让人绝望的,总是漫无边际的好东西。  这庸常的人间,在我祖父眼中,不啻酒醉后的太虚幻境。每次来武汉,如果没有照相机跟随,他就不愿意出门。  在红楼门前,在长江二桥上,在宝通禅寺的银杏树底下,这城市的无数个地方都留下过他并不显苍老的身影,每一张照片中的他都笑着,笑容热烈得与年龄不甚相称,恰与站在他身边的我形成鲜明对比。他告诫我,不要愁眉苦脸,看看他,去年还写出“大呼江水变春酒”的句子,他认为,即使放在李白的诗集里也几可乱真;他还告诫我,要向阿拉法特学习,即使死到临头也要若无其事——看,我亲爱的祖父,仅仅通过一台电视机,便对这世界了解得比我多得多。就在几天前,在东湖的一座山丘上,他郑重地告诉我:“《超级女声》的评选有内幕!”  这一次,他是负气出门,原因是我父亲不让他做胃镜检查,于是他要来武汉找他的长孙。不料,我也向他表达了和父亲一样的反对,并且一再向他解释:对他这样一个年过九旬的老人来说,每顿饭只喝半斤酒是正常的,他不可能再像八十岁时那样一喝就是八两,而所有做过胃镜检查的人事后回忆起来,无不心有余悸。他当然不信,只差说我是不肖子孙了。  这欲说还休的一个星期,我的祖父每天都要对我施以小小的折磨,比如他居然要看到电视上出现雪花才肯睡觉,比如每天天一亮就要把我从床上拽起来,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很明显,他是在和我赌气。终有一日,趁着我出门,他楼上楼下地跑了一下午,问遍所有的邻居,这才确信他这个岁数的人的确不宜做胃镜检查。到了这时候,他还在和我赌气,竟然要拉着我去东湖爬山。  小时候,我每天出门上学时,他都要对我大吼一声:“跑起来呀!”于是我就忙不迭地跑了起来;这么多年之后,爬山的时候,我怎么拦都拦不住,看着他远远地跑到了我的前面,又转身对我吼了一声:“跑起来呀!”但是,毕竟体力不支,喊了一半他就喊不出声来了,想了又想,只能坐在台阶上喘气,害羞地看着我。  我走上前去,和他坐到一起,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小小的战争宣告结束,我们迎来了温情脉脉的时刻。不知道从何时起,他变成了个听话的孩子,安安静静地坐在我身边,似乎满腹委屈,但他已经不用申冤,刹那之间,我全都了如指掌:无论怎么变着法子和我赌气,他其实都是在寻找生机,他只有弄出声响,身边的人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只要他觉得有人注意到他,他就是快乐的;写诗也好,熬夜看电视也罢,这些都是他喝下的药——这么说吧,因为近在眼前的死亡,我亲爱的祖父,正在认真而手忙脚乱地生。  与此同时,这些天,我在寻找一个失踪了的朋友。正是他在八年前告诉我:如果人生非得有一个目标,那么,他的目标就是彻底的失败。  他说到做到。这些年,他辞掉了工作,一直没有结婚,偶现江湖也是一闪即逝。半个月之前,他当年的女友在江苏的某条高速公路上开车的时候,突然泪流满面,打电话给我,拜托我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  这下子好了,为了找到他,我一个星期打了比往常一个月还多的电话,参加了好几个形迹可疑的聚会。不断有人宣称知道他的消息,但是,每次当我喝得酩酊大醉地从酒吧里出来,他仍然作为一个问题悬在我眼前。应该是在长江边的一间酒吧里吧,我突然有一种错觉:我怀疑我的朋友并未真正离开,说不定,他就躲在离酒吧不远处打量着我们,就像村上老师的名言,“死并非在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于生之中”。  “向如此更新的世界告别是心酸的,”米沃什说,“他羡慕着,并为自己的怀疑羞愧。”我相信,对于米沃什的话,我的祖父一定深有同感;但是在我的朋友那里,这句话应该反着说,至少应该把“心酸”换作“无谓”二字。这么多年,他像一个生活在魏晋或者唐朝的人,我當然不至于将他看作这个时代的嵇康与孟浩然,但他的确已经将生活看作一个玩笑,然后,心甘情愿地接受自己在许多时候成为一个笑料,所谓“梦中做梦最怡情,蝴蝶引人入胜”。是啊,当我们每个人都在争先恐后地进入——进入酒吧,进入电视和报纸——另有一个人,他的目标为什么不能是离开,接连不断地离开呢?  言归正传。  好说歹说都没用,昨晚,在火车站,祖父拒绝了我的护送,一个人坐上了回去的火车。归途中,我突然想起海子的诗,也想起了我连日来遍寻不见的朋友,正是他当初借给我海子的诗集。苍茫夜色中,我的祖父和朋友都在人间赶路,上升的上升,下降的下降,坐车的坐车,徒步的徒步。  一如海子所说:把石头还给石头,让胜利的胜利,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对不起,亲爱的祖父,我可以将你说成一株青稞吗——你听我说,今夜的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清荷夕梦摘自湖南文艺出版社《山河袈裟》一书,李小光图)

FLOW福禄电子烟亮相寺库明星车库超跑之夜,引爆名流精英“超跑圈”!

FLOW福禄电子烟亮相寺库明星车库超跑之夜,引爆名流精英“超跑圈”!
7月21日晚,一场奢华派对在北京华龙航空会所完美举行。寺库明星车库超跑之夜暨新老客户答谢晚宴现场,美酒、美食、豪车俱全,为明星车库的新老客户及合作伙伴带来一次视觉与味蕾冲击。而FLOW福禄电子烟作为本次活动的赞助商,也高调亮相,与明星车库一起点燃现场,引爆名流精英集聚的“超跑圈”。如今,品牌跨界早已不是新鲜事,但FLOW福禄电子的此次跨界却意义非凡。寺库明星车库是全国首家会员制豪车共享平台,真正解决高端出行各种场景需求,并把高端出行的生活方式带给每个人。在此前,FLOW福禄电子烟作为业内潮流先锋,曾多次跨界音乐、漫画、艺术展等领域,不断找寻和挖掘新的消费场景,接近消费人群。而此次现身寺库明星车库超跑之夜,则是FLOW福禄打入高端精英人群一次前无古人的大胆尝试,也为业内品牌跨界竖起一面奢华大旗。FLOW福禄电子烟一出现,便引起了在场嘉宾的兴趣,成功吸引了注意力。FLOW福禄电子烟商务总监则在演讲中,将FLOW福禄介绍给了在场的每一位客户与合作伙伴:FLOW福禄是新一代电子烟品牌,围绕换弹电子烟、一次性电子烟、烟弹等核心产品,产品采用新一代尼古丁盐烟油、不含焦油、无明火、智能提醒、纳米防水,为烟民提供更优质、更潮流、更多样的生活方式,创造美好生活体验。与明星车库一样,FLOW福禄也致力于打造并引领潮流前卫的生活方式,并且十分注重用户体验。而根据艾媒咨询和波士顿咨询公司(BCG )发布的报告显示,电子烟消费者与奢侈品消费者高度重合,这次到现场也是希望FLOW福禄能陪伴大家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FLOW福禄为到场嘉宾准备了精美车贴和人手一支的小烟伴手礼,并在现场设立电子烟体验区,以其精良的设计、臻于完美的体验,与现场客户发生了一次深入互动。如今,电子烟所代表的是一个群体,一种文化现象,甚至是一种社交工具。对于高端精英人群而言,电子烟就如同他们的一张“名片”,彰显着独特的品味与个性。此次,FLOW福禄电子烟与寺库明星车库的合作,是挖掘高端生活场景的又一次探索,也是消费场景体验升级的一次创新,将为未来FLOW福禄丰富产品、完善服务体系,继续引领电子烟行业发展提供新思路。

《忘不了餐厅》结束,但对老年痴呆疾病的研究不会停止

《忘不了餐厅》结束,但对老年痴呆疾病的研究不会停止
由白云山复方丹参片研究中心提供研究支持的公益性节目《忘不了餐厅》圆满收官,刷新了综艺节目的新口碑高度,这家随时会给客人上错菜的餐厅,致力于唤起大众对阿尔兹海默症人关注,终于,在欢笑声和泪水声中迎来了暂时的离别。小编意外又有些激动的在节目里面看到了倪萍奶奶当最后一期的嘉宾,在节目里面,倪萍奶奶问公主奶奶:“经常觉得委屈,你是觉得委屈什么?”,公主奶奶有些茫然地说:“有些心里话…….”,公主奶奶还没说完,倪萍奶奶立刻就能接上:“没有人听。”,顿时说到公主奶奶的心坎里面,两眼泪汪汪,想必其他年轻的明星嘉宾,倪萍奶奶无疑“更懂”这些老人。由于阿尔兹海默症目前没有彻底治愈的方法,这样的孤独和绝望感,才是面对阿尔兹海默症群体最应该关心的问题,除了像《忘不了餐厅》这样的节目开解老人,呼吁他们走出封闭自己的小空间,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减缓病情的发展外,如果医学的进步能够彻底让阿尔兹海默症群体彻底摆脱痛苦,想必能让他们有一个更舒适幸福的晚年。据统计,国内每10位老人里面就有1位有认知障碍,所以阿尔兹海默症的治疗一直广受关注,目前临床上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主要药物是胆碱能药物和谷氨酸受体抑制剂,然而这类药物只能控制病情的发展,难以逆转疾病的进程,但医学界从未放弃过对新治疗方式的探索。2018年4月中旬,来源于间充质干细胞的全球首个干细胞治疗AD在日本诊所获批使用。2018年07月,国产阿尔茨海默症新药“甘露寡糖二酸(GV-971)”完成临床3期试验。2019年6月,美国新墨西哥大学研制出阿尔兹海默症疫苗,正等待临床试验。尽管《忘不了餐厅》已经结束,但对于阿尔兹海默症的研究却从未停歇。此外可使用药物防治,像白云山复方丹参片,产品从治疗慢性病角度看具有药效优势,而且具有防治老年痴呆症的专利哦。研究防治老年痴呆的白云山复方丹参片研究中心,还成为《忘不了餐厅》节目指定的研究中心。

租客为报复民宿浪费几十吨水 “互相伤害”太差劲!租客为报复民宿浪费几十吨水 “互相伤害”太差劲!

租客为报复民宿浪费几十吨水 “互相伤害”太差劲!
近日,成都一民宿老板爆料称自己的民宿遭到住客报复,该女子入住后要求中途退房,但是民宿规定须提前7天取消预订才行。退房后,民宿老板发现房内的物品被全部损坏。比如,钥匙被胶水堵住,花艺摆设被弄坏,清洁用品倒空,几百只牙刷被撕开。水龙头、花洒一直开着,空调也开着,导致水电欠费。对此,住客表示没有人要求她不能使用房间内的水电,所以她认为自己没有错。她还反问道:“住酒店民宿每天用多少水电是有法律规定?”    此事由普通的退款纠纷所引起,却演变成了一场万众瞩目的闹剧。一方面,退款纠纷不但没得到解决,还延伸出了故意毁坏别人财物这样的民事侵权行为,直接践踏了法律底线;另一方面,租客浪费水电的做法,也引发了强烈的道德争议,让租客站上了舆论批评的风口浪尖。  荒诞的是,这位房客在表达自己没错的态度时,竟然挥起了法律的大棒,表示“用多少水电没有法律规定”。然而,不违法并不等于正确,这种恶意放水的做法,谁都能看出其不妥、失德之处。况且,这位租客如果真的“知法”,就不会做出恶意损坏他人财物这种明显违法的事情。以这种方式自辩,是对法律的侮辱。    根据民宿平台的规定,如果未能在前7天取消预定,未住宿天数的房费将不予退还。可这位租客则认为,自己并非通过平台续订,而是通过微信联系并转账的,因此不需要遵守平台的约束。若事情真是这样,房客的愤怒确实有一定缘由,但是,无论这位租客的诉求有多少依据,都不是他践踏公德、违反法律的理由。既然认为自己有理,就更应该以正当途径维护自身权益。租客以这种暴力的方式宣泄不满,不仅无法实现其正当诉求,还会使“有理”也变成“没理”,这又是何苦呢?  锱铢必较,睚眦必报,并不利于解决问题,这种“互相伤害”的做法,只会给社会带来不良示范,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面对此事,我们既要在道德上谴责明显做了错事的当事方,更要将纠纷拉回到法治轨道上解决,如此才能让这场闹剧收场。“只要你我让一让,生活真美好”,15年前那个春晚小品传递出的箴言,今日的很多人,怕是要好好重温一下。

谌龙:从最年轻混成最年长,大家请叫我谌队谌龙:从最年轻混成最年长,大家请叫我谌队

谌龙:从最年轻混成最年长,大家请叫我谌队
文、图/金羊网 记者苏荇苏迪曼杯小组赛第二轮,中国羽毛球队迎战印度队,谌龙作为单打出场,以2比0战胜维尔马为中国队顺利拿下第二分。第一次作为队长率队出征,大家对他的称呼也发生了变化,“叫谌队还是叫龙队?”面对这个问题谌龙笑了,“乒乓球队不是有一个龙队(马龙)了吗?大家还是叫我谌队吧。”由于林丹、张楠、李雪芮三名奥运冠军缺席本届苏迪曼杯,谌龙成为队内唯一一名奥运冠军,也是最年长的一位。带领一帮小弟弟小妹妹出征,谌龙觉得是一件好事,“我第一次参加苏杯的时候,是这个队伍中最年轻的。现在是我参加的第四届苏杯了,变成岁数最大的了,也是一个过程吧。现在这个队伍氛围挺好的,非常年轻也非常有活力,跟他们在一起感觉自己年龄也和他们差不多大的样子,大家都很希望能够为队伍做出贡献。”上一场小组赛对阵马来西亚,男单由石宇奇上场。但因为之前腰间肌有伤病,比赛结束后石宇奇的伤患处出现了一些反应,因此第二场比赛由谌龙披挂上阵。印度队头号男单斯里坎斯也由于伤病缺阵,由二号男单维尔马上场。两局比赛谌龙均是先落后再翻盘,比赛过程略微有些胶着。“我跟维尔玛是第一次交手,在苏杯,又是我的第一场比赛,打成这样应该说正常,双方打得都不错。昨天他的比赛我也看了,比较快地输给了马来西亚的男单。今天他的发挥完全不一样。”谌龙说赛前准备还是希望做好自己,坚持自己的战术打法,“落后的时候我也跟教练说,还是要严谨一点,一分分去斗,可能对方就会犯错。”比赛中谌龙因为救球擦伤了手指,第二局末段临时包扎了一下又重新上场,下场后发现磨掉了一块肉。“十几年比赛可能都是这样,没办法。也有教练建议说比赛的时候你先贴好胶布,但先贴好你的比赛感觉又会不一样,所以一直在反复。”谌龙之后,中国男双也顺利拿下比赛,中国队实际上已经以3比0淘汰了印度队,晋级八强。展望淘汰赛,谌龙表示开局非常重要,“现在我们是小组第一,可能碰到其他小组的第二名。打到这种大赛的淘汰赛,大家机会都是一样的。可能做得好一点,开局打得稍微好一点,就能取得比赛的胜利。”至于大家都非常关注的中日两队争霸的问题,谌龙说,“这次日本队是一号种子,说明他们五个单项的世界排名是最平均的,也是最高的。他们具备了夺冠的实力,当然我们中国队也非常有决心,希望通过小组赛一场场把最好的状态发挥出来。”

羊城彩民5月“撞好彩” 广州又有街坊摘走双色球530万元大奖羊城彩民5月“撞好彩” 广州又有街坊摘走双色球530万元大奖

羊城彩民5月“撞好彩” 广州又有街坊摘走双色球530万元大奖
羊城晚报,并凭感觉选定投注号码。5月21日星期二是双色球第2019058期开奖日,汤先生路过44010045站又起了购彩的想法,随手翻开站点内保存的2018年双色球开奖记录,便灵机一动找出了2018058期前后的开奖号码,并根据自己投注多年总结的“连号、单双号”等方法选择了一组红球“07、08、12、15、19、21、23、27”,蓝球“12”的复式号码。汤先生表示平时购彩后他会关注开奖公告,但由于当天是现场临时选号,他对投注号码印象不深,也“懒得把彩票找出来核对”,因此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他出门路过家附近的一家投注站并让销售员验票后,才发觉自己中了一等奖。“当时彩票过机后显示的中奖结果是‘请到市福彩中心兑奖’,我就知道中了大奖,没想到是一等奖!”汤先生说道。据介绍,汤先生从事物业管理工作,虽然经常与人打交道,但在办理兑奖时他却坦言“第一次中这么大的奖,心里特别慌张,希望奖金尽快落袋为安”。紧张的不止汤先生一人,陪同他前来兑奖的姐姐似乎更加谨慎,当汤先生在向工作人员分享中大奖经历时,陪在一旁的她不断提醒汤先生不要说太多,办理完兑奖手续后,也一直催促汤先生尽快离开。56元购彩金获免单在离开前,汤先生透露,自己购彩很理性,不会在娱乐项目上乱花钱,每次购彩的费用多在一二十元,这次购彩之所以选择一张“8+1”的彩票是为了参与近期双色球促销活动。“我平时购彩就喜欢小复式投注,这次刚好赶上双色球促销,我就把金额稍微提高了一些,没想到撞了好彩!”汤先生兴奋地说道。据了解,自4月18日开始,广东省福彩中心在全省范围内(不含深圳市)开展了“幸运双色球,你中奖我买单”赠票活动,活动期间,凡以“7+1”、“7+2”、“8+1”、“8+2”“9+1”、“10+1”等6种复式方式购买全省辖区内(深圳市除外)发行销售的双色球彩票且中奖的,即返还与彩票投注金额相等的购票金或等值的双色球彩票。由于目前该活动还在继续开展,根据促销规则,汤先生购买的“8+1”彩票符合免单条件,他本次购彩花费的56元将获全额退还。

奶奶 是个哲学家奶奶 是个哲学家

奶奶 是个哲学家
  1  如果有人非要问我历史学得如何,我的回答注定让他失望。要是我说我对我和奶奶的交往史吃得最透,接着还正经八百地说奶奶是哲思深厚的大方之家,免不了有人会把大牙笑掉。  我承认历史——甚至“历史”这个词——和我在彼此眼里都很陌生,我也承认这一生里,奶奶的农民身份链条从来没有过一天的断裂。可是,人们得承认,没有一段历史离得开农民的喂养,也得承认,一个农民的哲学范畴,有可能远远超出一亩三分地的边界。2  我总算明白了。人与人是不同的,人与人之间,就像书桌上的一摞书,高低上下随时可以变换,书桌和书却永远只能固守在自己的位置。  番茄转红了,奶奶挑了几个,让给外太祖母送去;核桃饱满了,奶奶装了一篮,让给外太祖母送去;鸡子变成鸡婆了,奶奶凑了一钵蛋,让给外太祖母送去……那时,外太祖母是我家最年长的老人。  老人住的地方,离我们三四里地。很多时候,奶奶轮番差使她的子孙后代,替她走在回娘家的路上,并在一次次的往复间,强化对血缘的追溯与体认。而我对于这年复一年行走意义的认知更进一层,是在外太祖母有说有笑的面容被一块冰凉的墓碑置换以后。当我再也不能看着老人的小脚因为我们的到来搅动起满屋风云,我终于知道,那条蜿蜒在稻麦荷菽间的小路,不光是连接奶奶与母体的脐带,还是我读到的第一部人生之书。3  奶奶的八个儿女中有五个“出去”了。“出去”,就是蜕了“农皮”,吃上公粮。要知道,在当年,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对自己的命运有多么同情,对有人“出去”的人家就有多么歆羡。  而这只不过是奶奶威望广厦的四梁八柱。让她成为平地高楼的,是几十口人几十年里对她绝对服从、绝不冒犯、绝顶孝顺的自觉自愿。  一个人的权威,是自己苦心营造的还是别人顶礼奉送的,实在有着本质和品质的不同。奶奶的优越感就是这样养成的吧。有一次,她竟对我说:“如今这日子,给个省长当,我也不舍得换。”  “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挤对她,我才不会客气。  奶奶才不理会我的小肚鸡肠,慢腾腾地说:“你看电视里好多有权有势的人,下面的人当面叫你大人,背后骂你小人,有啥意思?我这个乡巴佬活得倒还实在些——至少,这家子人没哪个对我不是巴心巴肝。”  奶奶接着又说:“人家服你,生产队长也受人尊敬;人家不服,占地再宽,还不是白铁皮一张。”4  奶奶端坐在八仙桌边,或者斜倚在卧榻之上,我所看到的,从来都是她不怒自威的气度、宽和从容的气场。  还在三四岁时,儿子就已知道,但凡家里有稀罕东西,在孝敬老祖前,是绝不可以碰一下的。他起初也感到委屈,后来就通泰了:没有老的就没有小的;老的没有,小的就不能有。这句话,当然是我告诉他的——我小时候,父亲就是这样告诉我的;自然,父亲小时候,奶奶也是这样对他讲的。  奶奶传给后人一句话,进而顺理成章地从这句话里得到丰厚的回报。还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奶奶就坐飞机逛过北京,乘轮船游过三峡,搭火车打望过连天碧草、大漠黄沙。多数时候,奶奶留守家中,于是,她的散布在外的子孙的孝心,顺着邮路“四方来朝”,此起彼伏,源源不断。5  1979年春天,奶奶生了一场大病。病愈归来,她被家里人剥夺了劳动的权利。奶奶到底闲不住,她要忙的事不少,最重要的是和周家幺爷爷一起烧香、念经。  周家幺爷爷是“五保户”。虽是一介女辈,但村中无论老少,均以“周家幺爷爷”相称。奶奶和她一起念的是经书。印象中,蝇头小楷疏朗有致地落在那线装手抄本上,要说内容,却是记不起了。  和周家幺爷爷一样,奶奶其实一个字都不认识。她的记性也说不上好,离开书,不管前三句如何顺畅,第四句准保卡壳。但手一碰到书,那些字酒醒一般,立马就活跃起来。  “为啥不管刮风下雨都要去周家念经呢?”我不明白。  “因为她没儿没女,孤苦伶仃。”奶奶说。  在这件事上,我真有些后知后觉了——每次出门前,除了经书,奶奶总会带上一点别的东西,比如一把挂面,或者几棵白菜。  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我没有想到的:“人老了会眼花,但观音菩萨不会。”  那时少不更事,奶奶的话,我与其说并未在意,不如说并没听懂。直到今天,从时间的回音壁上,我才读懂奶奶话里的话:嘴上念的是一本经,心里念的是另一本经,就算你骗得过自己,总还有一双无迹可寻却又无处不在的眼睛,会把真相看穿,把你看透。  奶奶高格又低调地活着,不知疲惫。6  土地是叔叔姑姑们跳出“农门”后蜕下的“皮”。爸爸常年和他的小本生意一起在外漂着,东一块西一块的责任田,母亲不得不大包大揽。两个哥哥参军后,我成了母亲唯一可以指望的帮手。喂猪垫圈,洗衣做饭,占据了我一天的大多数时间,而一俟放了农忙假,这些繁复琐碎之事,全然上不得桌面。  所幸“僧多粥少”,村里每个人头上只顶着六七分田地;可恶的是地肥产量高,一亩少说能收一千四五百斤稻谷。畏惧风调雨顺、大地丰收,不是我不食人间烟火,而是因为一个少年在日复一日翻晒粮食的过程中,对于生活的热情,已经先于谷粒里的水分,被日头不停地蒸发。  翻晒稻谷与清理稻叶,是烈日同我的合作,也是烈日与我的对垒。谷粒可以在我手下翻身,我的两张脸,却难逃被日头一次又一次煎炸得外焦里嫩的命运。没有三四个饱足的晴日,颗粒归仓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想象。晚上把稻谷请进屋躲雨,第二天早上再送出去让它们吸食阳光。在十多岁的我手上,一亩田至少有上万斤的重量。  只有我一个人在晒楼的时候,奶奶会将半杯啤酒递到我跟前,然后接过我手上的谷耙,接过我的活。玻璃杯里的泡沫缓缓下沉、消失,与之对应的,是笑容在奶奶脸上缓缓升起、定格。恰到好处的是,一阵风贴着脖子从脑后掠过,奶奶的目光从我的眼眶洒进心间,宛如明月。回想起来,那是农忙时节里仅有的可以感知美好的时光,是从炎炎夏日坚硬躯壳里剥离出来的清凉,是长夜至暗处亮起的一点灯影,是对已经厌倦的世界仅存的一丝好感。  比啤酒更能补充能量的是奶奶盛在杯里的一句话:“你不怕苦,苦就会怕你。”  这句话在我后来的人生经验里并没有完全得到印证,所幸余生还长,我愿意借用它的全部,作为奶奶的论据。  奶奶不是佛,但我早已是她的信徒。7  初中毕业那年,我考上了“委培”中专。老师们觉得能长成“半残品”于我已是撞了“天昏”,这让很要面子的父亲觉得很没有面子。我的录取通知书被他草纸一样扔进了猪圈。当“草纸”停落在一个粪团旁,他的声音划伤了我的耳朵:“一头猪。”  圈里明明关着两头猪呀。等我明白过来那两头和另一头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时,大概也明白了,那其实差不多也是一回事。让两头和一头最终得以区分的是奶奶云淡风轻的一句话:“你是在骂他,还是骂自个儿?”  “哪个喊他不争气?一头猪吆到北京去了,回来还是一头猪!”父亲和奶奶说话,语调很少那样高。  “就算真是一头猪,膘也有厚有薄。”  奶奶点到了父亲的穴位。他怔在那里,不再开腔。  奶奶从猪圈里捡起那张纸,捡起了我的人生。8  奶奶麾下的“公家人”多,常有人登门造访也就显得顺理成章。无事不登三宝殿,来人多是有事相托。倘是借钱借粮、讲理劝架之类,奶奶通常不会让人失望,若事情不是当下她能应承的,她也一定会好言好语求得谅解。待人家断了念想,抱憾离开,她却在脑子里忙不迭地翻开花名册,在她的子孙里来一个“沙场点兵”。  奶奶因此被“加官晋爵”。第一次被叫“刘局长”时,奶奶以为我在叫别人,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后来再这么叫她,她居然也不怎么反对。一些人吃着公粮不正经办事,我比他们当得还伸抖(四川方言,清楚的意思)些。是不是这样想的,我没有问过奶奶。  别看老人家慈眉善目,一旦脸上变了颜色,那可是让人一小壶喝不下来的。一次,六叔六婶不知何故闹起口角,情急之下,六叔竟要借拳头讲理。“梆、梆、梆”,几声闷响过后,六叔的手总算放了下来,而奶奶手上的拐杖,仍然对他的后背虎视眈眈。六婶作为奶奶的“生活秘书”,在后来的日子里,对奶奶的照顾无可挑剔。  七十岁前,对于自己的子孙,老人家热衷于耳提面命,恩威并施;年过古稀之后,对于一应家庭事务,奶奶几乎都睁只眼闭只眼,谁要找她拿主意,管你是实是虚,她一概打太极。  民国时期,老家遍地鸦片,都说权力比鸦片还容易上瘾。“你咋就没成‘瘾君子’呢?”我问奶奶。  奶奶说:“但凡成了瘾的,都不是君子。”9  “你们对我这样好,我死都值得了。”“你们对我这样好,我死太不值得了。”这两句都是奶奶经常说的话。  就像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会突然有一只鸟飞过,你也不知道奶奶什么时候會冒出这样的话。但这些话很多时候都是从她被窝里冒出来的。我们孙子辈,即使已年过四十,也还是喜欢钻进奶奶的被窝。如果她睡着了,就和她顺着她的梦入梦;如果她没有睡着,就来一番东拉西扯。这个时候的奶奶不是奶奶,可以叫她首长、老刘、炳芬同志,或者刘大局长。我们负责没心没肺,她负责眉开眼笑。  只有想起死亡的时候,奶奶的眼眶里才会涌起忧伤。  奶奶说:“我在观世音面前许过愿,下辈子,我们还做一家人。”  奶奶说:“我不怕死,我只是舍不得离开你们。”  奶奶渴望长生,可她早看透了死亡。10  没有一条路没有尽头。  2018年2月27日12时16分,奶奶用永远的沉默留下遗言,从此与我们天人永隔。  活着不打扰别人,就是对于自己的永远离去,奶奶也提前打了招呼:“谁也别说。”奶奶走后,家里没设灵堂,家人没贴讣告,但是前来送行的依然不下三四百人。  (观竹摘自《中国艺术报》2018年10月29日,本刊节选,杜凤宝图)

无锡宜兴小女孩被欺凌 警方责令违法人员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无锡宜兴小女孩被欺凌 警方责令违法人员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

无锡宜兴小女孩被欺凌 警方责令违法人员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
2019年7月21日晚,宜兴警方在网上巡查发现,一段“小女孩在宜兴某公园被跪打欺凌”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宜兴警方迅速展开调查,于当晚找到受害人季某某(女,13岁,宜兴某初中学生),至22日中午,将相关违法嫌疑人周某某(女,12岁,宜兴某初中学生)、吴某某(女,12岁,宜兴某初中学生)、刘某(女,13岁,宜兴某初中学生)、申某某(女,13岁,宜兴某初中学生)等人查找到案接受调查。  经查,周某某等人因与季某某在平时学习生活中产生矛盾,后于6月28日下午在宜兴某公园采取辱骂、打耳光、罚跪等手段对季某某进行欺凌,并拍摄视频。事后,季某某未告知其监护人,也未报警。  宜兴警方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二条之规定,“不满十四周岁的人违反治安管理的,不予处罚。”公安机关已对违法人员进行严肃训诫,责令其监护人严加管教,并依法承担相应民事责任。同时,会同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对受害人予以心理疏导和抚慰。  此外,宜兴警方还表示,本案相关视频在网络广泛传播,已经给受害人及其亲属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希望广大网民停止并自觉抵制转发、扩散相关视频,不让孩子受到二次伤害,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安全。对制造、传播网络谣言的,公安机关将坚决依法查处。